第165章 娘子小心

    汾阴伯失势后, 孟庭被祁临帝叫到了宫中。

    祁临帝心里清楚,汾阴伯这一连串栽跟头的事,必定是孟庭在后面策划暗算的。

    祁临帝不提这事, 却是对孟庭说起了另一件事:

    “朕近来察觉, 庶人魏愠好似有些小动作。他终是不愿安分。”

    孟庭跪在地上,眼神一凛。

    庶人魏愠,曾经的梁王。果然还是不甘心成为败者,开始瞒着祁临帝搞些小动作, 妄图翻身吗?

    祁临帝心胸宽容, 并未对魏愠赶尽杀绝, 但魏愠如今的表现实在令他头疼。

    他揉了揉太阳穴,叹道:“这个魏愠,这是要逼朕将他赶尽杀绝吗?”

    孟庭没有出言。

    祁临帝揉了会儿太阳穴, 烦恼不减反增, 与孟庭没说多久,就让孟庭退下了。

    孟庭回到家中, 韩嫣和馒头跑到门口迎接他。

    一看到韩嫣,就仿佛看到绚丽而刺眼的阳光,顿扫胸中所有阴霾。孟庭的心情不由自主的变好。

    他搂过韩嫣纤秾合度的腰身,带着她一起进府,身后跟着摇尾巴“汪汪”的馒头。临出门前韩嫣和他说,今晚大家要尝尝巴蜀的菜色, 口水鸡、毛血旺什么的。

    现在菜都做好了, 两个人一起去同家眷吃饭。

    走过长廊时, 韩嫣忽然说道:“孟郎,你看曹元亮那天那副模样,不甘心的很,我猜汾阴伯夫妇也是一样!他们会不会还要惹是生非?我担心他们又会陷害你!”

    孟庭的手在韩嫣身上拍了拍,以示安慰。

    “现在的我,他们就是想陷害,也没那么容易了。”孟庭语调温和,态度客观,“汾阴伯府若是从此老实些,我亦不再整治他们,就让他们半死不活下去也好。但若他们仍不思悔改,再向我们出手,”他语调一沉:“那我也只能让他们成为第二个张家,令圣上再也容不得他们了。”

    韩嫣点点头,眼波悠然一荡,甚是灼人:“我知道啦!反正不管你怎么做,我都支持你,替你分担!”

    孟庭笑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韩嫣脱出孟庭的怀抱,改为挽住他的手臂,仰脸向他笑道:“好了,我们吃饭去吧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冬日渐深,离年关越来越近了。

    今年京城的雪来得晚,到现在还未下雪。冬日的阳光晴好,寒冷中有着恰到好处的明亮和暖意。

    朝阳洒下粲然光芒,好似薄薄的金粉,透过卧室雕花窗户的镂空,在屋子里照下淡淡水墨画的深浅。

    这日,孟庭和韩嫣收到了一封请柬。

    出乎意料,请他们光临的人竟然是韩家二老爷。

    二老爷发了笔横财,便买了新房子,带着妻子和儿子分出去住。因着乔迁之喜,便请韩嫣和孟庭赏脸光临。

    说来有趣,韩茹出殡后,正好京城的花鸟鱼虫市场发起了一场比赛。比赛的主办人是个腰缠万贯的富商,大约此人觉得无聊,就开办了一场“驯鸟讲话”的比赛。参赛的人各自带着训练好的鸟,比赛鸟说人语。富商选出说的最令他满意的三只鸟,给予其主人金钱奖励。

    韩嫣在听说这么个比赛后,心想那富商果然是闲得要命、富得流油。

    二老爷作为一个爱鸟成痴之人,报名参加了这场比赛。

    他的鹩哥“小心肝”会说话,他教了它好几年。

    这次比赛,小心肝不负众望,满嘴吉利的话,妙语连珠,把那富商捧得十分开怀。

    二老爷就这么得了第一,赏金是三百两白银。

    韩嫣对此不知道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拿到钱,二老爷就张罗搬家了,带着妻子和儿子远离大房的乌烟瘴气。他的新家距离孟府不远,步行就可
本章共3段,你正在阅读(第1段)
书友群:334809365 催更,报错,加书。 祝书友们生活愉快,牢记手机网址m.x5200.com